沧笙与一一

就,活着?

你×李白(一)

1.
     你夺过那个人的木剑的时候他挣扎了一下。
       你好奇他为什么每天带着木剑出门,这和他打理整齐的西装格格不入。
       你这样想着,在他面前把木剑折断了。
       ——他果然因为愤怒瞪大了眼睛。
       你把折断了的剑放到一边,摸了摸他脸上被你打出的青瘀痕迹。
       ——其实你早就看见了那个人手里藏好的小刀。你只是好奇他会怎么往外逃跑。
       这个房间好像挺不好出去的。你这样对他说了。你要是好奇的话试试也没关系。
       那个人原本微微扭动的身躯在你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停下了。
       他低下头,你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是不是饿了。你这样想着。毕竟已经好几天没有给他吃的了。
       你应该对我好一点。那个人把头抬了起来。灯光有点暗,乱糟糟的头发几乎遮住了他的眼睛。
       你蹲下去抠了几下锁链上陈旧的铁锈。前几天被打掉的牙还在它原来掉落的地方。
       我不是很想那样做。你说。
       你伸出胳膊帮他拍掉西装衬衫上的灰尘。还是脏了。你看着白衬衫上的污迹这样想着。
       他没再说话。你想了想他就算没有牙应该也不碍事。
       其实从刚刚开始你就不想让他再跪着了,但是一时间你也没想到更好的姿势。
       站着?你看了他一眼。还是坐下吧。你解开了他的锁链。
       我想待在上面的屋子里。你解开锁链的时候他这样说。这里太潮了。
       你没回答他,走到角落的桌子边拿盐水。
       帮他清理伤口的时候他没再提这件事,手臂乖乖垂在你的腿上。
       你想喝酸奶吗。你走之前这样问。
       他没说话。你带上了门。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