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笙与一一

就,活着?

[脑洞]李白×王昭君

那个qvq要是看前文就戳我头像好啦~
最近剪视频剪的很难受哇
想画穿高跟鞋的小哥哥
下次画穿高跟鞋的李白叭!:-P



        匈奴和亲时她依旧未被圣上召见,自请和亲也不过是为了逃离这宫阙高墙。
        可谁知,可谁知这命运……
        昭君轻轻叹了口气。“白……”
        眼前人的手臂越收越紧,仿若要将她揉进骨髓那般拥着她。
        “阿嫱……我……想你了……”他的声音还是那么迷人,他的怀抱依然让人沉醉。
        昭君环住眼前人的身体,将脸颊贴在那炽热的胸膛上。“你总算是……回来了……”
再忍不住如潮水的想念,此时一股脑地倾泄了出来。
  [二]
        “可这么多年,你都是怎么过来的呢……”昭君将貂裘披在那有些颤抖的脊背上,
戈壁的夜终究是冷,只一袭单衣的话是过不了这个夜晚的。
        “我与师父拜别后便一直向西,”李白将酒葫芦打开,浓烈的酒香顿时飘散开来。“一来我想看看这西边盛人的景色,二来我是怕……”他顿了顿,仿若壮胆般仰头喝了一口酒,转头看着昭君,“我是怕我继续留在长安会舍不得你。”
       “可这造化弄人啊……”昭君轻轻浅浅地笑着,嘴边的梨涡旋出了花。“我们啊……这不又见面了么?”
        李白将昭君揽在怀中,那久违了的熟悉的发香依然是那么沁人。“那么我便不会再放手了。”他笑。月光打在他的脸上,那些若隐若现的伤疤也变得可人起来。
       “但你可知……”昭君似有犹豫,“我此行的目的么?”
       “我是受当今圣上之命,前往匈奴部落与单于和亲的。”
        即便是没有看到他的脸,昭君也能感受到他的震惊与不安。
        “你……入宫了?”李白握紧了她的手,腰间长剑隐隐的发出痛苦的剑鸣。
       “是奉母亲和望族的命令,”昭君去抚那披着裘皮的后背,“至今圣上都没有召见过我,是我自己要求来和亲的。”
       “你当真爱那皇帝?!当真爱那单于?!”李白的声音有一丝丝愤怒,但更多夹杂着悲伤。
       “不,我爱你。”昭君摩挲着那双长满茧子的修长的手,定定地看着李白,“不过是为了逃出那宫闱,所做的一个大退步罢了。”
         “阿嫱……”李白握住了腰间的长剑,眼神一如从前般坚定明亮。“你跟我走!我不会把你交给那单于的!”
        “……”昭君没有答话,只默默地握住那剑柄,看向轿子的方向。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