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笙与一一

就,活着?

[脑洞]李白×王昭君

是不是大家不太稀饭我的文风qvq
其实它天天变:(
还是得多练习呀
脑洞继续叭(๑• . •๑)


    二

       自此有了李白,之后的日子便有趣了许多。昭君不再拘泥于玩雪,可逃学的次数也愈发的多了起来。
        冬去春来,茫茫雪海终于还是在第一对鸳鸯戏水时消退了,荒芜的大地被繁花所掩盖。
        昭君一如往常向山上走去,丝毫没有发现脚边的野花已悄悄变了颜色。
       “白!”昭君朝山顶挥了挥手,她将采来的野花藏于裙摆后,想给李白一个惊喜。
        可走近了才看见少年一脸愁容。
       “我要离开这里了,”少年额前的碎发似乎比之前又长了一些,却仍是掩不住眼底的失落。
        昭君没有回答,手中的花儿却承不住这言语的重量,纷纷扬扬落在了地上。
        “这花真好看……”李白想安慰昭君,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昭君的香肩微微颤抖着,眼泪一点点花了妆。细腻的粉黛顺着脸颊和着泪水,掉在衣襟上,晕出了一朵朵难看的花。
        李白几次想伸出手去帮她拭掉泪水,可最终指尖滑过脸颊,落在发梢。
        “师父再不留我了,我……我只能走了。”李白抚着昭君的秀发,腰间却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樽酒葫芦。“我本是不想的,可……”
        昭君却倏地抬头看他。那样坚定的眼神,仿若要将他的身形刻在骨里,画在心上一般。“我定不会忘你。”她说。
        “阿嫱……”李白忽然一笑,后退几步张开手臂,“过来。”
       他笑的那么好看,好像这山间的花儿都是为他所开那般。
       昭君看他沐浴在晨间的阳光下,透明的仿若下一秒就要消失,一时间急得直扑了过去,“别走!”
       直直跌进那个魂牵梦绕的怀抱。
       昭君自己都没曾想过会为这个少年动了这般痴情种。可他的一举一动,他的一怒一笑,无一不被昭君画在心上,细细描摹。
       “阿嫱,”李白嗅着那沁人的发香,收紧了手臂,“你信我,我这生定不会负你。”
        这誓言太深重,昭君一时觉得头脑空白,可心却一直跳个不停。“好……”仍是不想放手,不愿这属于自己的少年被别人掳了去。
        李白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他将脸颊贴在昭君发上,轻轻唤着那个刻在他心头的名字。“阿嫱……”他终是该走了。
        昭君是目送着他走的,她眼望着他白色的身影消失在山脚,想要再和他道个别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若是你怕往后认不出我,便找我右手上的刺青,那是只我一人有的。”
        昭君默念着这句话,望着山头的阳光强烈了起来,便慢慢下山去了。
        只是至此之后,那少年再没出现过,直至昭君被选入宫中,也仍旧未见那白色的身影 。宫闱深深,四角的天空昭君终是看厌了,朵朵白云都成了少年离去时的模样。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