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笙与一一

就,活着?

[脑洞]李白&王昭君

架空向,完全没按历史线走但有历史事件。
信白并没写出来。
可以说很喜欢昭君姐姐了。
私设避雷。时间线在两人已经认识的基础之上。
脑洞大的很,不知何时完坑(sadsad)



[一]
        月亮明晃晃的挂在天上。
        昭君回头看看已消失不见的长安城,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悲怆。
        吩咐身边丫鬟停轿,昭君走下轿子环顾这四周荒芜的戈壁。
        怕是此生难回了……昭君裹紧了貂裘。
        “吩咐下去,今日便在此过夜吧,我看这月色甚好反而不愿向前了呢。”
         昭君打发了丫鬟,只身一人向着月光走去。
         与长安不同,戈壁的夜是冷且恐怖的,偶尔一声的鹫啼让昭君的脚步慢了下来。
        席地而坐,昭君掏出一直带在身边的竹笛,就着月光慢慢地吹着。笛声悠悠婉转,恍惚间仿佛回到了长安般,仿佛回到了母亲身边。
        不远处突然的刀剑声倏地断了笛吟,斩了悠长的乡思。
         昭君赶忙站了起来,想着别是马队出了什么意外,小心收了竹笛急急地向来时的方向走着。
         直到她听到了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昭君停下却不敢回头,她怕是土匪盗贼劫她掳走,又怕是戈壁上孤魂野鬼找她复怨。
        昭君的肩膀微微抖着,身后的人却没了动静。她只感受到一股直接且浓烈的视线。
        “请问……身后君子是谁?”她抓紧了身上的貂裘,想着若是土匪便把这貂裘给了他,自己也可以脱身。
        可谁知身后的人却直接抱住了她。
        昭君吓得一颤,肩膀抖的更加厉害。“你……你做什么?”
       “阿嫱……”身后人低低地唤着她的名字。
       “……白?”熟悉不曾改变的声线使她一惊。
        感受着自那人身体传出的炽热,昭君转过身,细细地看着这个让她魂牵梦绕,日思夜寐的人。而眼前人的眼神仿若一潭深水,将她的心深深吸附。
       

       想来她与李白的初识,是在那个白雪纷飞的冬日。
        那时昭君不愿学习冰雪之术,好几次从师父的屋子偷偷跑出来玩雪。
        师父的茅屋离市井很远,从后院出了门便是深山。昭君流连于这满目雪白,忘返在纷纷扬扬的白雪中间。
        她玩的正兴,却被身后突然的一声喊叫吓了一跳。“喂!”
        昭君转过头去,却见一个手持长剑的少年,面带笑容的看着她。
       “小女子姓王名嫱,若是打扰了公子还望谅解。”昭君从小学的礼仪让她没有喊回去,而是珊珊地,行了一个礼。
       “没有没有!”少年笑着晃晃手中的长剑,“我在那边练剑呢,一扭头就看到你了。要跟我一起来吗?”
        昭君抬头,浅浅一笑便跟了上去。
       
       “这里又没有集市,你来这里干什么啊?”名叫李白的少年收了剑,走过来坐在昭君旁边 。
        “母亲要我学习冰雪之术,”昭君戳戳地面上的积雪,“可我实在是不感兴趣,便偷跑了出来。”
        “……”李白看着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她要学冰雪之术?
         一下午的时间两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竟到了日落之时。
         “我要回去了!”昭君看了眼快要落下山头的斜阳,起身拍掉裙上的雪屑,“再不回去师父便会发现我的!”
          李白见状收了剑,将她送出两步,转身之时昭君一下子拽住了他的衣角。“我还想来看公子练剑,不知公子可否……”
       一时之间脸上竟有浅浅的红晕。
     “叫我李白就行不用客气,”李白爽朗一笑,拍拍昭君的肩膀,“我每天都在这山头练剑,你想来便来。”
        肩头的余温还没褪下,李白已箭步向山上走去了。昭君望着那白色的背影,心中的哪一处绽开了花。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