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笙与一一

就,活着?

刘昊然×你(一)

第一次在老福特上发文,要是文笔不好大家包涵一下哈~灵感来自刘昊然西装写真qvq

       门打开的时候你的意识还是模糊的。你隐约听见皮鞋踏过生活垃圾的声音,很轻。
       紧接着蒙了三天的眼罩被摘了下来。
       昏黄的灯光对你来说有点刺眼,几滴泪水条件反射的流了下来。
       几秒钟之后你看清了眼前的人。下意识你觉得西装是不适合这个人的,但很快你反应过来自己还有功夫想这些。
       饿吗。他问你。
       其实你盯着他不自觉露出的虎牙好久了,直到他问出声才觉得自己的反应似乎平静过了头。
       ——这可是绑架啊,不该大叫挣扎吗。
       你只顾想这个却忘了回答。回过神的时候感觉过了挺久,但这个人好像并没生气。打量了下你的脸色起身走开了。
       他是不是要虐待我啊。你开始这样想,顺带看了看身上繁琐复杂的绳结。
       等了一会那个人似乎没有要回来的意思,你挪动着到了墙角,盯着天花板的污渍打算睡上一觉。


       身体上的不适让你睁开了眼睛,再看时那个人正在往你的脚上拴锁链,身上的绳子已经解开了。
       你注意到他和上次来有点儿不同,总是紧紧抿着嘴,就像是在刻意遮盖什么。
       原来他注意到了啊。你这样想的时候嘴角上扬了一下,幅度不大却被他看到了。
       笑什么。他看了你一眼,扣上了锁链。
       你摇摇头。我只是觉得自己一点儿也不慌张。你耸耸肩表示无奈。
       原本打算走的他又折了回来。
       骨节分明的手掐住了你的脖子一点点施力。
       呼吸逐渐变得困难,你忍不住伸出手抓住了他的黑色领带。
       质地真好。你很惊讶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你还在想这些。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停了下来,细心的帮你抹掉冒出的冷汗。现在慌张吗。他说话的时候虎牙总会露出来。
       我觉得你不适合西装。你快速喘了几口气,眼前有点儿发黑。
       他的手在你额角停了一下,然后顺势滑过你的脸颊。
       是吗。他平静的说道。

       一连好几天都没吃东西没喝水的你已经睁不开眼了,身体虚脱的连动一下嘴唇都很费力。
       那个人却始终没来。
       你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还是他问自己饿不饿的时候就应该赶快说饿。
       哪怕现在有一摊泥我也吃的下。你这样想着。
       眼前的灯光开始模糊了。你迷迷糊糊想着他不穿西装的样子昏了过去。
       你感觉自己睡了好多天。
       好像还做了几场吃东西的梦。你看着并不熟悉的天花板和吊灯,余光瞥到了吊着的点滴瓶。
       脚链还是在。你动了动腿。
       难以忍受的饥饿感已经没有了。脱水般的口渴再次让你陷入疯狂。
       口腔干的没有一丝唾液,想喊喉咙却说不出话来。
       渴吗。他的声音在不远处想起。
       你赶紧点了点头。
       清凉的液体很快喂进了你的嘴里。
       你这才注意到他今天没有穿西装,敞开的毛衣领子里锁骨清晰可见。
       好瘦。你咽下一口水。
       喝饱过后他拿来纸巾,耐心擦去你嘴角的水珠。你看着他很长的睫毛想着他在外面会是什么样子。
       好饿。你仔细的看着他的眼睛。
       他没有回答你。攥纸巾的手却抓住了你的手腕,慢慢的扣紧了。
       那颗虎牙不适时的露了出来。
       他成功的在你脸上看到了一丝惊慌。
       你看着他起身把纸巾扔进了垃圾桶,拾起床边的外套穿在身上。
       我要吃东西。你在他关门之前再次说到。

       你总觉得时间过的很慢。
       天花板上没有污渍和小虫让你数着打发时间,你看着被他修剪圆润的指甲想他下一次来会穿什么样的衣服。
       他一直没来。你坐在床边吊着脚一罐一罐喝他留在这里的一箱酸奶,喝了一半和喝完的整齐的摆成了一排。
       喝到第七罐的时候门开了。
       你没动,只朝他摆了摆手。今天又穿西装。你看他把领带解开叠整齐放进来口袋里。
       走过来的时候他不小心踢翻了你摆好的酸奶罐,你撇撇嘴也不觉得生气。
       有一点点柠檬香被你发现了。约会吗。你这样想着又放下一个空罐。
       你们都没有开口,他盯着你的时候你意外的不觉得紧张。
       你数着他呼吸的频率,挠了挠有点儿痒的头发。
       你有点想洗澡了。看着他细腻的皮肤你这样想着。
       他看了看你的头发,伸出手去解你的扣子。
       你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反抗也不一定有效。
       停下来的时候你开始有异味的身体呈现在他的面前。
       害怕吗。他问。
       你只是摇摇头,抠掉了伤痕愈合后干涸的血迹。
       昨天的装束比今天好看啊。你任由他解下脚腕上的锁链,贴心的为他掸掉了西装上的灰尘。
       你看起来有些讨好意味的举动让他眯起了眼睛,你开始猜测自己是不是应该更乖一点。

                                                                       TBC

评论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