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依旧非常的丧

早睡有益感情进步:-P
动作有参考:-P

迟来的521……然而也没有520
大家都脱单了嘛(自己都没有问个屁)

纪念小几居
(手机和电脑完全不是一个颜色啊狗屎啊)
噢对了,动作有参考嘻嘻嘻

勾线练习
可以说是非常懒了不想上色(-.-)

你×李白(三)

emm怕不是我的特征不够明显,,
算了下次还是信白吧😷




       你拉他做爱的时候他抵抗的分外强烈。
       你找来了一捆麻绳。其实这没什么。你抬头看他。
        他没跟你对视。
        几秒后他开始解衬衫纽扣。
        你觉得他应该是愿意的。要不要抱住我。你把麻绳放在了一边。
       做爱过程其实是不怎么舒服的。他笨拙的在你身上起伏,汗水从睫毛滴落下来。
       他真的挺好看的。你看着他绿色瞳孔的时候这样想。
       怎么有人天生是绿色的眼睛呢。
       事后你没有马上起身,也没有立即穿衣服。你喜欢吗。你问他。
       他点头的时候你坐了起来。
       你没有穿沾着他汗水的衣服。连带着脏掉的西装一起放在一边。
       你捏住了他的下巴。——没有牙确实不怎么碍事。你这样想。
       本来想吻他的。你关上门之前回头看了他一眼。
      
       你们的做爱次数越来越多。
       连你也有点奇怪这是为什么。明明不怎么舒服的。
       有几天你没去找他。酸奶箱空了你也没有去换。
       到下一次打开门的时候,那个人几乎立刻扑了过来。
       你为什么之前不来。他的眼白上有点血丝。
        你没回答他。今天屋子里热的有点过分。你不太想做爱了。
        你想吃别的吗。做到一半他有点体力不支。
        你抬起手擦掉他鼻子上的汗水。我想吃肉。他盖住了你的眼睛。
       我是素食主义者。做爱行将结束的时候你拽住了他的头发。
       你能感受到小虫子爬来爬去。
       那个人看了一眼旁边的厕所。我想洗澡。
他将做爱提前结束了。
       你起身去门口提进来两箱酸奶。

你×李白(二)

上一段没放任何介绍就直接发了qvq
这个大概是男神×你的反向脑洞
半夜好几点的突然灵感
打了李白的旗号但是至今李白的特征好像不明显
我会在后面提到的
现代西装梗qv毕竟原服饰太架空了
那大家看的开心~前一段戳我头像看叭实在不会搞链接qvq


       尽管那个人不太想喝,你还是搬了两箱放在了那里。
       不快点喝会放坏的。你这样嘱咐他。
       夏天的灯底下有好多虫子,你看见他常常盯着虫子发呆。
       你去卸下灯泡的时候他少见的露出了别的表情。
       一直盯着灯看对眼睛不好。你这样说。
       他从桌子旁边站起来。没有灯这里太黑了。他这样讲。
        你想了想,一把拔下了灯泡。
        黑暗里你看见他回到桌子旁边坐下,桌子底下的污渍浸湿了他的西装裤,你皱皱眉。
        是不是应该给他买套新的西装啊。你这样想着。
        走之前你看见他打开了一盒酸奶。好喝吗。你问。
        他的头发好像比前几天更乱了一点。
        什么时候打盆水给他洗个澡吧。你这样想着。
       
       你有的时候会听见他大叫或者自言自语。那时你正在泡咖啡。
        你有点好奇什么事能让他这样恐惧愤怒。
        去看看吧。你端了一杯咖啡下楼。
         屋子里黑漆漆的,你打开了手电。
         你看见他缩在桌子底下抱成了一团。是不是有老鼠。你走过去拿手电照着他。
         我不要在黑暗里待着了。你听见他的声音有点颤抖。他想要伸手抓你。
        你后退了一步,咖啡洒了出来。
        这样的话睡觉的时候就不会有东西打扰了。你把咖啡放在他手边。
        蹲下去的时候他一下子抓住了你的手腕。
        你看了他一眼。
        你盘腿坐在他旁边。有异味的身体紧紧的贴着桌子。
       你想从旁边的箱子里拿一盒酸奶。——只喝酸奶是不是不够饱。
       他放开你手腕的时候力道变轻了许多,你眯起眼睛看着那个人畏畏缩缩的不动。
       你把手电放在空箱子里面。
       踢开一地酸奶盒走出去的时候你感受到背后照过来的光线。好点吗。你问。
       光又暗下去了。

你×李白(一)

1.
     你夺过那个人的木剑的时候他挣扎了一下。
       你好奇他为什么每天带着木剑出门,这和他打理整齐的西装格格不入。
       你这样想着,在他面前把木剑折断了。
       ——他果然因为愤怒瞪大了眼睛。
       你把折断了的剑放到一边,摸了摸他脸上被你打出的青瘀痕迹。
       ——其实你早就看见了那个人手里藏好的小刀。你只是好奇他会怎么往外逃跑。
       这个房间好像挺不好出去的。你这样对他说了。你要是好奇的话试试也没关系。
       那个人原本微微扭动的身躯在你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停下了。
       他低下头,你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是不是饿了。你这样想着。毕竟已经好几天没有给他吃的了。
       你应该对我好一点。那个人把头抬了起来。灯光有点暗,乱糟糟的头发几乎遮住了他的眼睛。
       你蹲下去抠了几下锁链上陈旧的铁锈。前几天被打掉的牙还在它原来掉落的地方。
       我不是很想那样做。你说。
       你伸出胳膊帮他拍掉西装衬衫上的灰尘。还是脏了。你看着白衬衫上的污迹这样想着。
       他没再说话。你想了想他就算没有牙应该也不碍事。
       其实从刚刚开始你就不想让他再跪着了,但是一时间你也没想到更好的姿势。
       站着?你看了他一眼。还是坐下吧。你解开了他的锁链。
       我想待在上面的屋子里。你解开锁链的时候他这样说。这里太潮了。
       你没回答他,走到角落的桌子边拿盐水。
       帮他清理伤口的时候他没再提这件事,手臂乖乖垂在你的腿上。
       你想喝酸奶吗。你走之前这样问。
       他没说话。你带上了门。